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太平猴魁
  • 铁观音
  • 普洱茶熟茶
  • 碧螺春
  • 凤凰单枞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茉莉花茶
多舛童子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123475053

    123475053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大小姐

    大小姐

  • 那些年的人2017

    那些年的人2017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陌上人如玉__

    陌上人如玉__

  • 终遇你

    终遇你

  • 殇之褂

    殇之褂

  • 我爱吕洞宾

    我爱吕洞宾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很多永善人不晓得!我们发展和熟悉的乌蒙山,本来叫乌龙山……

0 / 1056
多舛童子 发表于 2021-7-19 04: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代以来,“乌蒙”一向是政区名而不是自然地名,现代地理学命名的乌蒙山,实属误解——

毛泽东《长征》诗中写乌蒙山的两联,让乌蒙山加倍名扬四海

现代地理学认云南省东北部和贵州省西北部的一大片山体为乌蒙山。该山的主体为金沙江南岸支流横江、牛栏江与珠江上源北盘江、南盘江的分水岭,东北侧为长江支流赤水河和乌江的泉源,呈东北——西南走向。东北起于云南省镇雄县和贵州省毕节县境,向西南逶迤经赫章、威宁、昭通、鲁甸、宣威、富源、曲靖、会泽等县市,止于功山河、小江谷地东侧。以近期高原面抬升中相对掀升的断块山地组成高峻山田主体,其间部分有高原面残余,并有断陷盆地发育。河谷两侧高原面受河流切割,阵势升沉较大。山地挺拔于滇东北和黔西北高原,对冬春季节沿四川盆地西缘频频南侵的北来冷气流有明显的阻挡感化,对我国著名的“昆明准静止锋”的构成有重要影响。山地是以多阴湿天气,自古即称“大漏天”。作为自然地理的分别,范围明白,地域完整,特点突出。但要肯定一个周全代表这片山体的称号却踫到了困难。

“乌蒙”一位辩证

对乌蒙山的诠释,现今一般辞书说,“乌蒙”系彝族部名,因四周地域古为乌蒙部所居,故名。乌蒙部在今昭通市昭阳区,又因其部落酋长的名字而得名。《寰宇通志》卷69载:“古为斗敌甸,乌蒙乃其酋长之祖名,历代相承皆有其地,宋时著名阿杓者始封为乌蒙王。”《明一统志》卷72亦载:“唐时乌蛮仲牟由之裔曰阿统者始迁于窦地甸,至十一世孙乌蒙始强,号乌蒙部。宋时封阿杓为乌蒙王。元初归附,至元间置乌蒙路,隶乌撒乌蒙等处宣慰司。本朝改成乌蒙府。”南诏、大理时,滇东北、黔西北一片乌蛮诸部庞杂,有阿旁部、阿竿路部、卢鹿部、暴蛮部、乌撒部、芒布部等,乌蒙部仅为其中一个部,以乌蒙名部的时候大要始于唐末或宋代。

元代设乌撒乌蒙宣慰司。《元史·地理志》载:“乌撒者,蛮名也。”“自昔乌杂蛮居之。今所辖部六,曰乌撒部、阿头部、易溪部、易娘部、乌蒙部、閟畔部。其工具又有芒布、阿晟二部。后乌蛮之裔折怒始强大,尽得其地,因取远祖乌撒为部名。宪宗征大理,累招不降。至元十年始附。”

乌撒部在今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也因其部酋长的名字而得名。元代的乌撒乌蒙宣慰司,在乌撒路置司,领乌撒路、乌蒙路、东川路、芒部路。东川路即閟畔部,在今会泽县。芒部路在今镇雄县。所辖的易溪部在今威望县,易娘部在今彝良县,阿头部在今贵州赫章。元代乌撒乌蒙宣慰司的范围已大致相当于今滇东北和黔西北,乌撒路的职位比乌蒙路高。经过明清两代行政区划的整合,终极只剩下乌撒府和乌蒙府,但直到清代,“乌蒙”所指代的范围从未跨越今昭通市的辖县。清康熙五年(1666年)乌撒府改置为威宁府。雍正年间改土归流,在滇东北地域大量更名,乌蒙府被清廷明令改成昭通府,今后,按汉字被误解为“乌乌蒙蒙”的“乌蒙”成了禁用的称号,直至清末。

“乌蒙”不是自然地名

唐代以来的古籍,没有以乌蒙命名的自然地名。《蛮书》卷1有蒙夔岭、蒙夔山,该书载:“石门外第三程至牛头山,山有诸葛古城,馆临水,名马鞍渡。上源从阿等路部落遶蒙夔山,又东折与朱提江合。第五程至生蛮阿旁部落。第七程至蒙夔岭。岭当大漏天,直上二十里,积阴凝闭,昼夜不分。”所述情况特点突出,计其位置,蒙夔岭当在今昭通市昭阳区北部。据《新唐书·南蛮传》,此蒙夔岭应因夔山部得名。

《嘉庆重建一统志》卷509大定府山水载,威宁州“州北有乌蒙箐,其东有乌蒙屯”。“箐”在这一带具有特别寄义。《读史方舆纪要》卷123水西城条引《野记》诠释说:“夷人所据,或箐名,或洞名,皆因险筑垒,如本地之城郭。而所属之地界,多谓之则溪,如本地之乡邑。其号为则溪者凡十有一,而箐洞之属以累百计,未易悉数也。”贵州威宁境内遗留的乌蒙箐、乌蒙屯,并非自然地名,而是据险保卫的聚落。

总之,本日乌蒙山地跨两省,远远超越曩昔乌蒙部、乌蒙路、乌蒙府的范围;乌蒙一向是政区名,曩昔滇东北与黔西北一带也未出现过以乌蒙命名的大山。现代地理学命名这一大片为乌蒙山,实属误解。但是,当这一带持久行用的少数民族语地名大多消失的时辰,让“乌蒙”作为自然地名起死复生,也是有益的挑选。

乌龙山是其原名

现代云南境内确切有关于乌蒙山的记录。此乌蒙山在禄劝与东川间,但诸书武定府与东川府的记录却有所分歧。以《明一统志》为例,该书卷87武定军民府载:

“乌蒙山,在禄劝州东北三百里,一位绛云露山。北临金沙江。山有十二峰,耸秀为一州诸山之冠。八玄月间常有雪。其顶有乌龙泉,下贱为乌龙河。蒙氏封此山为东岳。”

该书卷72东川军民府又载:

“绛云弄山,在府西南二百里,一位乌龙山。高峻百里,有十二峰,下临金沙江。南诏蒙氏封其山神为东川大王,建庙祀之。”

综合各书所载,该山又称绛云露山,或作绛云弄山;北临金沙江,上有十二峰,雄拔陡绝;上多积雪,又称雪山或雪龙山;其顶有乌龙泉,下贱为乌龙河;南诏时被封为东岳。武定和东川所载,应当就是跨在双方的同一座山,但对这样一座特点突出的名山,为什么双方的山名各纷歧样?

梳理历史上有该山记录演变的头绪,有助于我们找到答案。对该山最早的记录,见于《元混一方舆胜览》东川路景色,该书说:

“乌龙山,山有十二峰,北临金沙江,蒙氏封为东岳。”

笔者核对过国家图书馆及上海复旦大学图书馆所藏《元混一方舆胜览》的分歧版本,皆写作“乌龙山”,未发现舛讹情况,此山原名乌龙山无疑。明代景泰六年(1455年)编印的景泰《云南图经志书》禄劝州载:

“绛云露山:一位乌龙山,在州东北三百里他坡村。上有十二峰,根盘七百余里,北瞰金沙江,蒙氏异牟寻封为东岳。有石崖,晴和则白云起,八玄月间,其上积雪,亦本境诸山之冠。”

“乌龙泉:在绛云露山上,分流二派,皆入普渡河。”

所记特点突出,描写邃密,应是亲历者的记录,非抄写他书可比。该书仍称乌龙山。山上有乌龙泉,分两股流入普渡河,应即他书所说的乌龙泉和乌龙河,乌龙山想即因泉、因河而得名。该书武定军民府又载:“乌龙河,在府治之前五里,源出乌龙洞,溉田数百顷。土人云,洞中有灵物,能兴云雨,故名。”此乌龙河在今武定境内,与今禄劝境内、普渡河以东的乌龙河有别,记录明白。元代和明初的记录证实,东川和禄劝最早都称乌龙山。

《寰宇通志》把“乌龙山” 误为“乌蒙山”

上述景泰《云南图经志书》记录乌龙山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据《明英宗实录》,景泰五年(1454年)秋七月庚申,“命少保兼太子太傅户部尚书陈循等率其属纂修全国地理志,礼部奏遣进士王重等二十九员,分行各布政司并南、北直隶府、州、县采录业绩”。云南右布政使陈文《重建云南志序》也说:“景泰五年秋七月八日,诏礼部重建全国地理志,将悉阅而周知之。其奉使采纳及地点任其事者,必慎选文学才德其人以充。时进士王榖诣云南,宣昭圣意,因而文等忝与其事,祗严旦夕,博访而遍观,穷搜而远探,正《旧志》之乖讹,公舆情之去取,如果者四阅月,始获成书,分为十卷以进。而云南古今事文,殆无遗者。既而以所存之稿,命工锓梓。”

景泰《云南图经志书》的修纂,是为全国编修地理总志《寰宇通志》供给材料,随即又将存稿排印,才得以传播至今。

景泰七年(1456年)成书的《寰宇通志》,按照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及其他材料停止加工裁剪,卷113武定军民府所载酿成了以下笔墨:

“乌蒙山,在禄劝州东北三百里,一位绛云露山。山半有石崖,天时和霁则白云孤起,如卷烟状。峰峦耸秀,为一州诸山之冠。”

与景泰《云南图经志书》的记录两相对照,《寰宇通志》删掉了很多重要信息,态度草率,取舍失度,内容薄弱,甚至把“乌龙山”误为“乌蒙山”,今后铸成大错。

乌龙山终成乌蒙山

厥后未几成书的《明一统志》,融进了前此各书的内容,但却沿袭了《寰宇通志》的讹误称号。明代,武定府属云南,东川府属四川,各省间的材料难于平衡,一部书中出现了两条内容不异但称号各异的记录。嘉靖年间,杨升庵编《云南山水志》,其“乌蒙山”条完全抄自《明一统志》,一字未改。由于杨升庵的名望,该书传播较广,固化了“云南乌蒙山”的毛病称号。清代虽武定和东川都同属云南省,清代志书仍剽窃旧文,称号各异,东川府一向称乌龙山,武定州属禄劝县则是讹写的乌蒙山。迨至清末,光绪初年刘慰三编的《滇南志略》汇诸家材料甚夥,在禄劝县记录:

“乌蒙山,一位绛云露山,一位乌龙山,一位云弄山,一位雪山。在城东二百里,蒙氏僭封为东岳。山北临金沙江,有十二峰,耸秀为诸山之冠。八玄月间常有雪。其顶有乌龙泉,下贱为乌龙河。其山与东川、乌蒙二府接界,绵亘盘旋几数百里。十二峰顶各有池,惟惠嫋湖最大而深,四周皆清碧,自然甃成,池中莲花大如车轮,有伽陵频伽共命之鸟集其上。”

“乌龙河,源出城东北乌蒙山下乌龙泉,下贱入金沙江。”

所记山上风景及传闻甚多,此不逐一录出。该文记录了山上众多的自然特点,便于人们确认这就是禄劝、东川间的大山。又罗列了该山的诸多名号,证实乌蒙山就是乌龙山。

何以乌龙山会被误作乌蒙山,前人已经探讨过致误的缘由。《读史方舆纪要》卷73东川军民府谓:“一位乌蒙山,讹曰乌龙山”。既是同一座山,双方的称号应当不异,但猜测系乌蒙山讹为乌龙山,判定恰好与现实相反。《嘉庆重建一统志》卷492武定州引《图说》谓:乌蒙山“与东川、乌蒙二府接界”。但揆之地望,该山与明清期间的乌蒙府都不搭界。冯甦《滇考·南诏五岳四渎》条谓:“东岳绛云露山,一位乌栊,在禄劝州东北三百里,即秦记民谣所谓‘蛇盘乌栊,势与天通’是也。”其中引文见《华阳国志·南中志》,笔墨有修改,“乌栊”在今宜宾与昭通之间,虽音同,但不成比附。胡蔚本《南诏别史》又谓:异牟寻封“乌蛮乌龙山为东岳”,所说大致得实在。乌龙山在唐代处乌蛮聚居区,因称“乌蛮乌龙山”。“乌蛮”、“乌龙”、“乌栊”、“乌蒙”皆词头不异,字音附近,轻易发生讹误。

往事越千年,作为一个完整的乌龙山的标准称号,在当地至今还能找到遗址。

据《东川市地名志》,硔王山古称乌龙山,又称绛云露山,清康熙年间设乌龙汛,至今还有乌龙乡、乌龙河。又据《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地名志》,禄劝的乌蒙乡“开国前称乌龙乡”,清代为24马之一的乌龙马。因山顶有海子终年积水,水色清黑,山下多椰树村旁有泉亦水色清黑,人称乌龙泉,故以此得名。这些正与“山顶有乌龙泉,下贱为乌龙河”的记录符合,想即乌龙山命名之所据。而乌龙马、乌龙汛、乌龙乡,则是持久存在的乡地盘名,皆因雄踞滇东北的被南诏封为五岳之一的乌龙山得名。

作者:朱惠荣,系云南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

来历/@微昭通

编审/陈洪 校订/杨艳 编辑/马进荣 王铫

投稿/ysxxwzx@126.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