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金昌铁观音商城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我爱吕洞宾

    我爱吕洞宾

  • 终遇你

    终遇你

  • 殇之褂

    殇之褂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那些年的人2017

    那些年的人2017

  • 大小姐

    大小姐

  • 御风而行2017

    御风而行2017

云南昌宁:贡茶一盏话沧桑

0 / 861
金昌铁观音商城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其孟通山所产细茶,茶名湾甸茶,谷雨前采者为佳。”这是明《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六里,关于明天昌宁县南部茶叶的记录,也是迄今为止对指向性明显的关于昌宁茶最早的记录。

书中记录的细茶究竟在那里,这个答案尚无从考证。但这几年由一家叫“顺昌古道”的企业生产的“土司贡茶”,却总能勾起对那段记录并不完整的历史的爱好。因而,在春茶飘香的季节,与在昌宁县城经营“土司贡茶”的陈子一路,到已经湾甸土司最初府邸地点的勐统镇,于土司茶园里寻茶,在一片树叶里,品味历史的沧桑。

对于这片位于勐统坝边青龙山上的古茶园,实在并不陌生,早在七年前的春季,就曾到这里看过,并陪着一个媒体的摄制组到此拍摄。后来也曾走马观花再去看过一次。再去时,眼前的所见还是被震动了,七年前那些被矮化了的茶树,已经长成了小灌木林,颀长的枝条、细嫩的芽叶,自但是然地展现着“细茶”的样子。固然,此细茶一定就是彼细茶,但却照旧能激起民气中的联想。

站在茶园的高处,透过茶枝的间隙,可以看到勐统坝满坝的香料烟花,还有掩映在茶树林间的庄园,隐约约约暴露一些青瓦灰墙的表面,无言地报告着历史、现实与未来。同业的陈子不由得换上了傣族衣饰,与蜜斯妹一路走进茶园,归纳起了昔时傣家小卜少采摘茶叶的故事。

七年前,已经听过土司后代的报告,说这片茶园是其祖辈用骡马从悠远的勐库驮茶籽返来种植的,不但种了青龙山,还种了明天叫做大白树已经叫做白虎山的别的一片茶园。据那位土司先人的报告,种植这两片茶,一来为了让自己喝上好茶,二来也为领会决风水题目,所以种在了青龙、白虎两座山上。

对于湾甸土司的历史,能查到的记录并不是很多,而且由于缺少记录和传承,即使是土司的先人,也讲不出太多。查经历史,《明史·土司制》记录,明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置湾甸县,至永乐元年(1403)正月,析麓川平缅地置湾甸主座司,直隶都司。次年十月庚午,明代建制,将信符及金字红牌颁布给湾甸土司,并在湾甸设立红牌镂金敕书谕之曰:“尔当循分循理,谨遵呼吁,和睦邻境,益坚事上之心,则尔子子孙孙,世保境土及尔境之民,永享承平,其各遵朕训。” 同年,西平侯沐晟奏“湾甸地近麓川,地广人稠”,故于永乐三年(1405)四月由县升为州,全称“湾甸御夷州”,直隶云南布政司。治地点今昌宁县的西南湾甸,辖区包括昌宁南部至镇康东北部。湾甸土知州署,俗称土司衙门,最初设于湾甸老坝娥,后履历任土司不竭迁移,至民国元年的1912年,第24任土司景绍文又将州署迁至勐统上街,即今勐统镇政府地点地。从这些记录来看,这茶园大约也是种于阿谁年月,至今百年不足。

至于《景泰·云南图经志书》里所记录的“湾甸茶”,可以必定与这片茶并无间接关系,由于早在土司衙门迁至勐统前,就留下了湾甸土司官进贡茶叶的故事。

据土司先人报告和官方传播的故事,那时湾甸土知州所辖之地,大多是蛮荒之地,经济成长水平很低,既无特产又无宝贝。有一年天子召各地土司进京觐见,那时的土知州不晓得该带点什么贡品,急得不可。口渴了,就泡了一壶采自孟通山上的细茶解渴,心中的炎热在不知不觉中消灭,因而心血来潮,用骡马驮了一些茶叶作为贡品动身前往都城。

天子在逐一看过一切土司的贡品后,不是金银玉帛就是名优特产,最初被最不走眼的角落里的茶叶吸引了。因而命人现场冲泡一杯,四溢的茶香让龙颜大悦,火烧眉毛地喝下去后感受神清气爽。因而,便将一切其他地方进来的贡品尽数赏赐送茶的湾甸土司,并指定这看着粗糙的茶叶为御用茶品,要求每年进贡。因而,土司贡茶便成为了昌宁茶直到明天的一个不朽的传闻。这些传闻,又与史乘的记录恰好符合,其实在性就高了很多。

在没有古树茶概念的那些年月里,不管是山上的细茶还是土司茶园里的茶树,实在都是滇红的质料,因而种在地埂上的大茶树便与其他很多茶树一样,被一次次去尖一次次矮化,所幸茶树自己的强大生命力,让它们活了下来,而且每年以鲜嫩的芽叶,回馈那些治理着它们的人。机遇偶合下,勐同一对兄弟被古茶树之风吹醒,给了自己也给了这些茶树一个新的春季。

2015年,在家做茶叶初加工和经营销售的哥哥张永生看准了商机,买下了青龙山上土司茶园的经营权,这与在外处置茶叶经营的弟弟张永春不约而合,兄弟俩联手对茶园停止规复庇护,并在茶林一角建起了庄园,“兄弟齐心、其力断金”,以勐统人对土司文化的认知,掀开了土司贡茶的新篇章。

走进茶园一角的土司贡茶庄园,悠悠的茶香扑鼻而来,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车间里,几名工人徒弟一字排开,正在炒制早上从土司茶园里采摘而来的鲜叶,随着他们有序的翻炒,一片片茶叶由嫩绿逐步酿成黄绿,阵阵茶香从大锅边向着五湖四海舒展,香醉了庄园,也香醉了茶园。熟练地揉捻、熟练地晾晒,教员傅用敷衍了事的操纵,仔细地建造每一片茶叶。

闻着茶香,陈子和另一位在浙江台州经营土司贡茶产物的美男也不愿做看客,戴上手套有样学样地翻炒起了茶叶,虽然看动手法不如教员傅们那末熟练,但那份认真的劲头,还是将她们对茶的酷爱展现无遗。

庄园楼上的茶叶仓库,似一个茶香四溢的图书馆。张永生一边渐渐地走,一边看着眼前的一个个茶饼、茶砖,如同阅读着茶经,在茶香里与茶对话。张永生说:“对于土司的茶文化,我们现在把握的还不是很周全,但我们始终想经过这样一种方式,让这沉淀于史海深处的茶文化新生,专心做好每一片茶叶,用一杯好茶传承昨天、誊写明天、描画明天。”

“我最喜好坐在这里品茗,由于每喝一杯茶,就像是在听一段故事,让人醉在茶韵当中,却又心静不已。”坐在顶楼的茶室里,陈子一边沏茶一边感慨。

简直,虽然关于湾甸土司的历史、湾甸茶的历史残缺不全,但这并不影响这段历史的实在存在,并不影响湾甸茶的耐久弥香。在茶文化日渐繁华的明天,能做的就是静下心来,于一片叫做茶的树叶里,品味已经的沧桑,享用当下的幸运,放飞未来的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