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太平猴魁
  • 铁观音
  • 普洱茶熟茶
  • 碧螺春
  • 凤凰单枞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茉莉花茶
河源铁观音团购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南营子大街,承德人抹不去的记忆

11 / 2355
河源铁观音团购 发表于 2021-5-6 02: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营子大街
承德最著名的一条街
相当于上海的南京路,北京的王府井
每一个在承德生活工作过的人
城市在这条街上留下自己的印痕
流光碎影的回忆中
淡忘的是光阴,留下的是温馨

▲吕秀才 摄
南营子的流光碎影

✵曹伟刚

        我是上个世纪的“50”后。年龄大些人爱怀旧,走到二仙居桥头,总爱停下来,四下观望一番,像是在找什么工具。是的,有些工具没有了,那条冒着黑烟跑火车的铁路,阿谁已经富贵过的夜市,还有挨着桥头铁道边的三轮社……惟有我的南营子大街还在。

▲邵百伶 摄

南营子大街,北起二仙居桥,南到翠桥(现为北起火神庙 编者注),长不外二里地,却是赫赫著名的承德第一街,相当于上海的南京路,北京的王府井,东京的银座,巴黎的香榭丽舍……

▲邵百伶 摄
可上世纪五六十年月的南营子大街,可没有现在的繁花似锦、寸土寸金。        让我们回过甚去,看看老承德热河第一街的旧貌,流光碎影中布满了温馨的回忆。


时光倒流,由北向南,站在二仙居桥头,右看是陕西营街口,里首有一茶社,茶客们坐在条櫈上侃大山、下棋,门前挂着的鸟笼子里,鸟儿叫得正欢;临街挨着茶社的是一剃头棚,里边三把椅子,是我小经常去剃头的地方。记得一大叔给我剃头时,说我宽肩膀大脑瓜子,未来能当个将军,这预言让我耿耿于怀了很多年,却未能实现。前几年,我的从军多年的表哥来承,他已官至中将,穿着嵌有两颗金星的将礼服,让我好一阵子恋慕妒忌恨,忽然想起剃头大叔的话,便讲给表哥听,顺便发怨言道:我脑瓜子比你大,肩膀子比你宽,按剃头大叔的标准,我应当弄个上将才是,这上哪儿说理去!听得表哥哈哈大笑。

▲南营子老照片 称谢拍摄者!

剃头棚前的街口常摆着几挑柴禾,那时一挑柴禾才两元钱左右,卖柴的农民与买家为一两角钱争来砍去。我姥姥在这方面智商极高,她总是赶在入夜之前才去买柴,她颠着小脚在几挑柴禾前辨别过质量,从不多费话,伸手指着其中的一挑柴“一块五”,张嘴一口价,说完前边先走了,那卖柴的竟乖乖的挑了柴跟在后边。没法子,天要黑了,总不能为几毛钱卖不进来,大老远再挑回村里去。

▲南营子老照片 称谢拍摄者!

剃头馆南是日杂门市部,卖锅碗瓢盆缸筷子刀,与老百姓的日子亲近相关。再往南是昔时承德街上数一数二的饭馆“塞北春”,老妈带我进去吃碗面条子,也让我在小伙伴眼前吹上半天,如同现在吃过鲍鱼龙虾,由于在“塞北春”下馆子了嘛!“塞北春”劈面是“青年门市部”,“文革”前期又更名为“庆丰商场”,那可是昔时承德街上的“大润发”大概“福满家”,是货最全,最上档次的一家副食品商铺了。小时的我常扒在柜台上,望着满目琳琅的吃的,喝的流哈喇子。回到街右大佟沟口,一个卖开水的洪流壶摊儿是我儿时的一景。现在这近乎一人高的洪流壶似已绝迹。虽然一壶开水只卖五分钱,昔时它却可以委曲保持一家人的生存。水没开时,那壶中的水叽叽咕咕的低吟浅唱,水烧开了,壶顶的出汽孔儿发出招牌式的哨音,在告诉远近的百姓:水开了,快来吊水吧!那高亢宏亮的哨音,就是一首老歌,至今仍缭绕在我耳畔。

▲邵百伶 摄

跨过大佟沟口就是这条街的地标性的修建——大众电影院。那时的电影院可是买卖火爆,天天爆满,如果上演新片,更是一票难求,甚至得走后门求人去买票。那时买一张电影票的钱,现在掉地上你都懒的去捡——一两毛钱一张,您别小视这一两毛钱,那时能吃一顿早饭:一个烧饼加上一碗粉条豆腐汤!电影院前的石阶上是个热烈的地方,三教九流闲杂人等聚集,是个制造传布小道消息的场所。石阶的平台上,常见一老头踢毽子,那老头鹤发白胡子,说欠好他有多大年数,但踢毽子的功夫甚是了得。一只红色羽毛的毽儿被老头驯服的像只鸟儿,在他身前死后高低左右飞舞翻滚,围观者纷纷喝采。

▲邵百伶 摄
还有一承德“名流”“哭巴精”,也常来电影院前“休闲”,脏兮兮的坐在石阶上观街景看热烈,反过来却又被很多人将他当一“景”给看了。“哭巴精”有一绝至今我也为他点“赞”,就是他的美术功底。下学时途经电影院,假如看见他一人坐在石阶上,我就走近前往,取出书包里的笔和纸,让他画我的人像画。他在膝盖上铺好了纸,用一只带有“玻璃花”的眼睛端详我几眼,然后低下头去,运笔作画。间或他昂首再端详我一眼,只消一两分钟,画作便完成,一个活灵活现的我越然纸上,正陶乐其中的我发现他向我伸出一只手来,我晓得他在向我讨要润笔费,遂伸手在书包里摸出一块儿螺丝转糖递给他,他吃着糖,脸上暴露怪怪的滑稽的笑意。他的作品气概浑厚,线条精练,画风与张乐平大师附近。“哭巴精”早已驾鹤西征,他与梵高的际遇附近,生前都是贫苦失意,梵高似乎只卖出过一幅画,“哭巴精”只是用画作换一块儿糖或红薯吃,惋惜他的作品我没有好好保存下来,否则的话,现在拿到“苏富比”或“佳士得”拍它一会儿,咋也得换回一台奔驰宝马来!       

▲邵百伶 摄

打电影院往南走,是群艺馆的前身,我记事时那是一家医院,小时一有病,妈妈就带我去那边注射吃药,让我对穿白大褂的悔恨不已,谁料想现现在,我的儿子儿媳都成了穿白大褂的“天使”,而邻家的小孙子照旧悔恨穿白大褂的,由于在屁股上注射是一件令他非常恐惧的事。街劈面五条胡同口的五金公司是个不小的门市,在那时的承德数一数二,里边的五金商品小到钉子铁丝大到自行车一应俱全。十多岁时,我常在里边留连忘返,吸引我的是柜台里的木匠器械——由于我想当木匠。我家后院一年老就是木匠,上放工时自行车上挂满了斧子刨子锯等,虽然是大鲍牙,但吹着口哨,很是神气。由其是看他做木匠活儿,刨子一推“唰唰唰”,飞舞的刨花散发出木头的幽香味儿,头顶木屑儿的他拿起木条儿,呲着鲍牙,单眼调线,耳边还夹着一枝铅笔——我的妈呦!恋慕死我了!由此诞生了我的第一个伟弘愿愿——当木匠!

▲邵百伶 摄

接下来是承德昔时无人不晓的文娱场所——承德戏院。气派,光辉,是我小时对它的印象。看它古色古香的修建气概,设想者的初衷必定与避暑山庄一脉相承。我的一位北京亲戚对它赞不绝口,他操着一口京腔儿说:小承德子居然有这么标致的剧院,搬我们北京去都不丢面儿,搁你们这山沟里有点儿惋惜了!听得我怒从心头起,奋起保卫承德“主权”:嘛玩意儿?搬你们北京去?你也不怕风大剡了舌头。你咋不把天安门和前门搬我们承德来呢?我们这儿正缺几个好门楼子呢!现在这承德戏院已年事花甲,是承德为数不多仍保存下来的开国后的“奇迹”了。

▲邵百伶 摄

再往南走,是一百公司,虽然比不上王府井百货大楼,但在承德的地皮上,却是响当当的“第一百货公司”。计划经济年月,这里的商品应当是最好最全的。昔时的人们“均贫富,等贵贱”,兜里钱都不多,可到一百公司逛上一圈儿,一饱眼福,也是一种享用。下学后,我和小伙伴儿常去里边藏猫猫儿玩,在昔时少见的水磨石空中上追逐打闹,幸运愉快极了。


向前走,街的左面是制镜厂,现在五六十岁的人还能记得它,其产物是普通的镜子及画有花鸟鱼虫工艺品性质的镜面,按现在人的口胃儿有些庸俗,那年月却是很多家庭的爱好,姥姥家就挂有一幅这厂子的“年年有鱼”的玻璃画,虽然日子过的有些紧,姥姥也常把玻璃画擦的干清干净,许是盼望着婉里也能常见些鱼肉吧。我望着画面发愣时联想加倍丰富,那穿花裙子的小女孩儿站在鱼池边喂鱼,几条大鲤鱼争抢鱼食跃出了水面。看着看着,那大鲤鱼就冒着热气盛在盘子里端上了饭桌,我火烧眉毛的伸出了筷子……那年头食欲就是好!

▲邵百伶 摄
挨着制镜厂南口的胡同里,有一幅画面已是绝景,现在不但城里边踪影全无,农村也见不着它的影儿了。它就是“拉大锯扯大锯”,相当于木料厂用电锯破板材的活计。离空中一人多高,架起一抱粗的大圆木,一个大锯片,两米多长,行话叫“枪锯”,一人站在圆木上,一人鄙人,握着枪锯两头,“哧拉、哧拉”起头破板材,硬是把好几米长的大圆木破成一块块的大板子。这么原始繁重死板的劳动,竟让儿时的我对它津津有味儿,一看就是半天。回家晚了,姥姥问我干嘛去了?我说看拉大锯的来。姥姥边给我盛饭边唱起了童谣: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前唱大戏,聘闺女,娶媳妇,小外孙儿,也要去……

▲邵百伶 摄

再往南街边一小卖部曾令我向往,里边的工具倒没啥吸引力,都是些油盐酱醋火柴小食品,炎天,那酱缸里还能看到爬动的大蛆,那时没有食监局质监局,老百姓也不大留意什么食品平安,所以大蛆并不影响小卖店的买卖。别看这小卖店不起眼儿,老板娘却生育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白净净,干巴巴,大的一笑还俩酒坑儿,让你立马就忘记酱缸里的蛆。上小学的我,途经小卖店常要进里边转一圈儿,看一眼那带笑的酒窝儿。她只是对我不作声浅浅的一笑,木木的我,耳边又响起不远处那“哧拉、哧拉”的拉大锯声,及“聘闺女,娶媳妇”的童谣,然后又木木的走出门,“好儿童,上学去”。天遂人愿,上中学时,那酒窝儿居然和我一个班,但仍然是大师闺秀的劲儿,对你浅浅的笑,从不多言。我在感情方面进步极慢,见到她仍发木发傻,或手足无措,不像我的同桌,跟女孩子叽叽嘎嘎有说不完的话,能逗得女孩子花枝乱颤。不外现现在,听说他已离过三次婚,经济上左支右绌,终极贫苦失意,客岁已起头吃低保了。由于颜值较高,酒窝儿的感情线成长迅猛,刚结业就被此外汉子抢了先机,一点儿没给我时候和机遇,看见过她和一个汉子遛大街;再过两年,看见她早晨推着婴儿车里的小宝贝儿仓促忙忙的上班去,看得我目瞪口呆,由此也摧残抹杀了一个懵懂少年两相情愿的暗恋。途经小卖店,偶然能看到得逞我心愿的“丈母娘”坐在门前,鬓发见白,而月亮般如花似玉的酒窝儿,在我心中也秋风扫落叶般的殒落。


前边不远处,又是一家饭馆——老字号的“裘翠楼”。听说这“裘翠楼”创业于清乾隆年间,是热河街上驰名塞外的高级酒楼。那时能进去就餐的,多为王公大臣和商贾大户。听说乾隆天子为它做过广告——“名震塞外三千里,味压江南十二楼”,而且是不用掏银子的免费“广告”。但开国后的五六十年月,它就是一家公共餐厅。到“文革”时顺应“反动潮水”,更名为“群众饭馆”,进去的大都是老百姓,尽管吃饱不管吃好,凉饭冷菜,你爱吃不吃,那办事员的脸子,比饭菜还凉,放现在,啥好饭馆也得让那脸子给整黄了,天子做广告?您就是请天主做广告也白费!现现在,这寸土寸金的小楼挂了好几个牌子,什么麦当劳、肯德基、韩国烧烤、外加那块儿老牌子的“裘翠楼”,家家买卖火的了不起,似乎吃饭都不花钱了。也不需要什么天子来做广告,市场经济了吗,吃饭的都是“天子”,你跟“天子”闹脸子,准得砸了自己的饭碗子。您看那办事员,那热情劲儿让你受不了,比自家的妹子还亲呢!


南营子大街的南头,是承德从属医院,这可是一块儿大牌子。起初它只是一座红砖小楼,带有日本式的修建气概,那时医院范围不大,名望却挺响,许是已经的老热河省省会的原因吧,东到朝阳,北到赤峰,患者还都挺认承德从属医院的。“文革”中期,我到北京处事,忽然牙疼,那时住在永定门外,便到四周一家医院看牙,那女医生听说我是承德人,作惊奇状:“承德从属医院就不错吗,干嘛跑北京来看牙?”我说是忽然牙疼,并非特地来京看病。也惊奇都城的医生居然晓得承德从属医院,还评价“不错!”,让我油然生出些许自豪,牙也不那末疼了。


现在的承德从属医院更是了得,那红砖小楼早无了踪影,楼房越盖越高,范围越扩越大,牢坐在“承德第一”的交椅上。偶然去一次,见门前毂击肩摩,楼里患者蜂拥,把个“白衣天使”忙的不亦乐乎。顺便说一句,这医院没我的股份,我无意为他们做广告。

▲邵百伶 摄

走到翠桥桥头,再往南就是农村的菜地了。回首北望,那时的南营子大街既不服整,也不宽阔,车少人稀,不外是一幅北方小城的风尚画,自然古朴,多看一会儿,便觉出她的清新淡雅……

我的南营子,一个温馨的旧梦。




作者简介

吐曹君,本名曹伟刚,1955年诞生,河北承德人,高级编辑,河北作家协会会员,原承德晚报副总编。从上世纪八十年月起头,在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颁爆发品100多万字,中、短篇小说六十几部,出书中篇小说集一部。其中儿童文学小说《司令和他的兵》入选全国中小学儿童课外读物。

编辑:百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安家人 发表于 2021-5-6 02: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承德已经不是当年的承德了,原来的居仁里吃完饸饹,来盘碗砣,向阳浴池泡上半天...晚上武烈河边一溜达再捞点红虫的日子已不复返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邵阳铁观音官网 发表于 2021-5-6 02: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制镜厂不在南营子大街,在山庄东路,也就是现在万树园门口厕所的那个地方!因为我家亲戚就是那上班的,我还去里边洗过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凉铁观音加盟 发表于 2021-5-6 02: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承南营子老大街,那个二层楼是汽车配件公司,我在那上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69167 发表于 2021-5-6 02: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市医院,三百,北综合商店,居仁里,庆丰商场,五金商店,二百公司。向阳浴池旁边有个理发馆,南营子大街一百对面也有一个理发馆。好多都想不起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江和原刈 发表于 2021-5-6 02: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旧的城市,规划滞后交通基础薄弱,停车难是个大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丽人至上再 发表于 2021-5-6 02: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新华书店落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庆阳铁观音文化 发表于 2021-5-6 02: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条大街,一座楼,一个警察,一个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Jaeda60390 发表于 2021-5-6 02: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西街中期,再早是岸河沿,对面是往承钢火车站,一天两趟客车,从南往北,头条胡同,半条胡同,二条胡同,三条胡同,四条胡同,五条胡同,是老承德人记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右半莲 发表于 2021-5-6 03: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二仙居桥上的包子铺里,包子的味道,那粗瓷大碗,还有多少人记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2下一页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