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碧螺春
  • 凤凰单枞
  • 西湖龙井
  • 大红袍
  • 茉莉花茶
成功源于创新蠢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品茶高手的较劲

0 / 4816
成功源于创新蠢 发表于 2021-5-5 04: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泰安城里的东岳茶庄掌柜张泰峰,祖上几代都是经营茶叶买卖的,茶庄早就构成了范围。到了他这一代,更是把个茶庄经营得红红火火。他家的买卖为啥这样兴旺?由于北三省、南十州的茶客们对张泰峰品茶的身手佩服到磕头的份儿。他品茗有股子奥秘劲儿,不但能辨出杯中是什么茶叶,而且烹茶用的是泉水河水井水抑或是湖水塘水,一喝便知,还晓得水下是石底、沙底和泥底什么的。是以,人们都称他是“赛陆羽”,竟与历史上的茶圣齐名啦。由于他的著名度高,东岳茶庄的茶叶也顺捎着批发进来了很多。

这一天,在东岳茶庄开设的茶社里,来了一位白髯拂胸的老僧人。高念了几声佛号后,单掌当胸,说明来意:“老僧乃泰山竹林寺的落发人,前来贵茶庄向张老檀越化缘。老僧金不要,银不要,只化一杯清茶喝。”

张泰峰细看这位僧人,慈眉善目,品格清高,又辞吐非凡,便立即发生了几分敬意,赶紧恭请他入了雅座,亲身沏了一盏沸茶端上来。

老僧人呷了一口茶,朗声赞道:“老檀越以十里之外的山溪之水,烹峨眉之雾茶恩赐于老僧,老僧感激之至!”

张泰峰一听老僧人的言谈,晓得来了一位品茗的里手内行,便态度非常谦和地道:“老禅师既然喝出水是好水,茶叶是好茶叶,但不知我烹茶的火候若何,还望禅师不惜赐教!”

“老檀越是茶门身世,烹茶的身手自然是到了炉火纯青的水平。老檀越把握住了烹茶的三个阶段:热水冒蟹眼泡为一沸,涌如泉珠为二沸,腾波鼓浪则为三沸。老檀越用的是二沸之水,妙烹峨眉云雾之茶,不温不火,恰到益处。”

张泰峰听了这番赞美,自然是舒服很是,但佯装满脸谦虚之态道:“白璧另有微瑕,身手岂有尽头?还望老禅师指出我烹茶的不敷之处。”

老僧人见张泰峰态度恳切,便莞尔一笑道:“老檀越烹茶的火候无误,但用水不妥,惋惜这盏茶是用飞瀑之水烹成的,水性太硬,因此茶香易散。倘使采用溪中涌动之水,水性不至于如此之硬,则会连结茶香蕴藉绵长。”

品茶能品出溪水、井水之别已属罕有,岂能分辨出溪水中的飞瀑之水与涌动之水?张泰峰以为老僧人是故弄玄虚,点头不信,急忙找来打水的茶庄伙计询问。

一问,果不其然!伙计说是从泰山云步桥处的瀑布下汲回的水。

在茶庄品茗的客人们见状大为骇怪,都纷纷群情道:“这老禅师的茶道神了,相比之下,假如说张掌柜能称为‘赛陆羽’,那末,老禅师可就是‘活陆羽’了。”

张泰峰虽有修养,但也架不住众茶客这类一视同仁的群情。为了挽回体面,他想出了一招,便若无其事地双手一拱,对老僧人性:“明日早晨,敝茶庄再备下清茗一盏,届时请老禅师光临品味!”

老僧人起家告别,双手合十有礼道:“老僧定来叨扰!”

第二天,憔楼刚打五鼓,张泰峰便带着一只白瓷阔口茶盘和一截细竹竿,来到城外一处河滩的芦苇丛中,用竹竿将芦苇叶上晶莹的露珠打落在茶盘里。一竿一竿地打来,直打到朝阳爬上东山头,才打满了一茶盘露珠。他的衣裤全湿,端着茶盘里的露珠,一摇三晃地专走那些人多的大街,目标是普遍宣传,让人们都晓得他要用露珠给老僧人烹茶吃。

第二天卯时,老僧人如约来到茶社,有些想看看老僧人若何喝露珠茶的闲人们也早早进入了茶座。过了一会儿,张泰峰将用露珠烹好的茶,谨慎翼翼地用一盏小茶杯端上来,躬身施礼道:“请老禅师品味。”

老僧人呷了一口,连称“绝妙绝妙”。

张泰峰故意出困难,问道:“老禅师可品味出这是飞瀑之水,还是溪中涌动之水?”

老僧人答道:“这水是……”他欲言又止,接着频频点头道,“非溪水河水,亦非泉水井水,更非湖水塘水,恕老僧驽钝,委实喝不出是什么水来。”

“哈哈哈!”看热烈的闲人笑了。

“嗬嗬嗬!”张泰峰感觉已经挽回了体面,也自得地笑了。

老僧人恭身而立,高念几声“阿弥陀佛”以后,躬身相邀:“老僧住在竹林寺,张老檀越若有闲暇,请到寺中一游,老僧也送上一杯清茶,请老檀越品味。”

“三天后的中秋节,我一定前往造访。”张泰峰满口应允。

中秋节的上午,张泰峰如约来到竹林寺,在一处草庵中见到了老僧人。两人叙礼以后,老僧人便烹了一壶茶端了上来,往茶杯里一斟,便有一股芳香的异香扑鼻而来。张泰峰啜了一口茶,顿觉甘冽异常,沁民气脾,出格是余味中的幽香,更是使人回肠荡气!这一次该轮着他作难了:人世绝无此种水,难道河汉舀未来?

老僧人像是猜透了他的情意,笑问道:“老僧所用烹茶之水,比头几天张老檀越所用的芦苇露珠若何?”

“老禅师早就晓得那是芦苇叶上的露珠?”张泰峰心中难免受惊。

“老僧为何不知?那一天,老僧一喝便知是从天上新落下来的无根之水,比来月余没有落过雨,檀越不是收集的露珠又是什么呢?露珠中的清甜气味很浓,不是芦苇上的露珠又是什么呢?”

张泰峰一听,惊得目瞪口呆,再也没有与老僧人较劲品茗的勇气了,忙躬身求救:“老禅师此次烹茶用的是什么水?我委实不知,还望赐教。”

老僧人见张泰峰急不成待的样子,便笑着诠释道:“你还记得三年前的严冬吗?老天爷在我们泰安地界连降了三场大雪。第一场雪洗涤掉了树头之灰尘;第二场雪润出松叶之幽香;到了第三场雪,老僧才从松枝上打落了一坛子雪花,埋在泰山的背阴泉旁边。直到明天,才开了坛子取出雪水给檀越烹茶吃。”

这时辰,茶香再次飘来,张泰峰看着眼前这杯茶,感觉它不是一杯水,而是雪的灵魂,更感应,老禅师明显早就晓得他张泰峰用的是芦苇叶上的露珠烹的茶,可是故意假装不晓得,保全了他这个茶庄掌柜的体面,这类自甘逞强的行为,成人之美的道德不也像雪一样雪白无尘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