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碧螺春
  • 凤凰单枞
  • 西湖龙井
  • 大红袍
  • 茉莉花茶
gdz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老济宁任城有家小酒馆,李白与酒馆之间的情义,你感动吗?

0 / 4985
gdz 发表于 2021-5-5 00: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闻小酒馆座落在古运河的南岸,“剪子股街”的股端上,背靠着富贵热烈的集市口,面临风光诱人的大运河。酒馆虽然小,可是买卖却是非常的兴盛。小酒馆的仆人,姓高名志远,年龄在五十岁,精通文墨,虽然身处浊世,可是为人正直,明珠暗投,不以卖酒为业,只是为了避世结交贤能隐身。酒馆仆人膝下有一位女孩,叫作玉娇,年龄二八,样貌很是标致,而且精明强干,当垆卖酒,不逊文君,仨钱沽酒者,不嫌其寒酸,倾囊买醉者,不赞其漂亮富有。是以,父亲见玉娇很是灵巧,心里很是兴奋,客人见其落落风雅,也是很愿意与她聊天的。父亲称号玉娇为“玉儿”,客人称号她为“娇娘”。是以,酒馆虽然小,却名扬城乡。


有一天,酒馆来了一位“稀客”,四十多岁的年龄,愤世嫉俗之态显现眉间,豪迈豪宕之情流于唇边。进了门,不以高贵呼人买酒,碰杯畅饮不以权贵叫人,开口三春暖,掀髯九秋香。玉娇见这位客人风采儒雅,像是当官的,却没有当官的架子,不是平民却能体察民情,没京都的官腔,却是有多多的仙民气胸。因而,见礼向客人问安,捧酒道乏在后。客人也是起家称谢。客人三杯酒下肚,面红肠热以后,便相互奉告姓名了,亲如一家,居然忘了男女之别,长幼之序。玉娇尊称李白为老伯,李白便直呼玉娇为“娇儿”。因而李白以身世下酒,玉娇亦以门第奉陪,真是情同父女,亲如骨血。今后,李白常来常往,玉娇也浅笑常迎常送。


又是一日,李白又来酒馆闲坐,自己单独饮酒,面带千秋风雨,心藏着万古忧愁。玉娇看在眼里,闷在心头。忙近前不无试探地说:“老伯饮酒,总是一人独酌,为什么不邀上三五知已,畅饮几杯?”李白听了一时没有答言,只是感慨了数声。连续饮了几杯。大如果酒入愁肠,猛火攻心,一腔话语,便脱口而出:“玉儿有所不知,独酌无劝饮过量之忧,独饮无陪人分享而感不敷之愁,似醉非醉恰好,以冷眼看大千天下,似醒非醒正宜神游仙人洞府,少饮无欠债之苦,多喝无醉死之忧,月既不解饮,影徒随吾身’,不独酌可乎?”玉娇听了似懂非懂,细细想来,却不解自通。笑说道:“老伯既无朋友共饮,何不携酒归家与伯母共饮消愁?”李白叹道:“家?家万里,路八千,云山隔绝,何可言家?”玉娇一边劝酒,一边又说:“老伯来此已数载不足,难道连一个知己都没有?”李白听了感慨道:“鲁儒愚不成及,官绅奸贪,朽木又不成雕,一友杜二又远游异地异乡,唯一知己却日日近在眼前,又避而不见,能不愁乎?能不悲乎?”玉娇止不住心头火烧,惭愧满腔,忙转身入内,细说详情,请出父亲奉陪。志远忙打躬暗示惭愧道:“小弟志远,德薄学浅,羞于与长兄谈经论道,致然使萧瑟老兄多时,有愧有愧!万望饶恕。”


李白拱手长叹一摩说:“白来任城三年不足,城里巨细酒馆触目皆是,却历来不进,贵馆虽小,却常来常往,不贪酒醉,唯慕君之高义也。每次来,只见君避而不出,似羞吾俗而不胜,不耻与之相见。或某次来,言说话语,有辱于君家,但君胸怀宽广,不计较纤细,以避而不见相回敬也。今请受小弟一拜,以赎昔日不恭不敬之罪!”志远忙说:“岂敢,岂敢!君岂不知,人逢知己千杯少,道合胜似骨血亲。”玉娇捧盏,二人对饮,大方悲歌,兴会淋漓你畅怀燕赵悲歌”,我“一醉轻王侯”,你“不愿推眉折腰事权贵”,吾“许身燕王下齐州”,你“济百姓”,我“安社稷”,你“吐胸中千年块累”,我“歌万古忧愁”。酒悠悠话悠悠,只唱得黄河水倒流。不知不觉日落西山,月上楼头。志远似有几分酒意,李白却豪兴正浓。


李白不无愧意地说:“明天与君畅饮,实是福星高照。惋惜,我明天将要远游吴越之地,今特来与君离别,此次一走就是好几年,但不知什么时辰能再会。恨荆妻远在故乡,两个孩子在任城无人顾问,想要拜托于君人,谅君定会采取”。志远闻说,一口应承:“君人既然不厌弃,希望兄弟安心远去,了结生平之愿。”真是酒浓情深,不觉鸡已报晓,李白飘但是去,志远父女门前相送。第二日,李白安置好了两个孩子,便别了志远父女搭船往东南周游去了。仙人已乘黄鹤去,酒馆只闻河水声。桌冷酒凉,父女整天以泪洗面,唯尽心照顾两个兄妹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