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太平猴魁
  • 碧螺春
  • 西湖龙井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绍兴铁观音茶具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张家口记忆:张垣觅碑

0 / 3817
绍兴铁观音茶具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红色“关注”,关注本头条号,更多行业出色推送


塞垣,即指险峻地方的城墙,一般也指长城,因张家口是外长城上的重要关口,故人们又把张家口叫做张垣。

张垣地理位置很重要,是北京的西北大门,历来发挥着“神京屏翰”的感化。

张垣不可是军事要地,而且历来都是经贸要津。正由于如此,张家口也就成了晋商的发源地和持久经营的旱码头。

清初,这里出过八位被顺治天子御封山西籍“皇商”。它还以著名遐迩的“东口”而扼踞在直通中、蒙、俄三国的万里茶路上,是茶叶、丝绸等本地物资与俄、蒙生产的外相、呢绒相互买卖的商品集散地。

由于我执迷于晋商历史的研讨,所以,早就有去张家口实地考查的愿望。而在这一愿望中,我有—个更明白、更激烈的方针,要去寻访至今保存在“堡子里”的一块“双龙石碑”,想把它摄取镜头或制成拓片。由于,我在山西读刘建生和渠绍淼二位师长的文章时就得知了双龙石碑尚存的信息,它是研讨晋商的重要实物材料,怎能差池我发生庞大吸引力呢?

2001年10月,我赴张垣考查的宿愿终究如愿以偿了。在张家口市政协文史材料委员会杨继先主任大力支持下,我汇集到20余篇关于晋商的笔墨材料。在张家口市委党校刘校长、宋主任辅佐下,我参观了“大境门”,明白了历史上口外正、西沟街的历史风采。固然,我心里最惦念的还是“双龙石碑”。因而请宋主任引领我来到张家口昔日的贸易闹郊区——堡子里。

这堡子里仍保存着昔日城堡的风采,堡子最中心,建有一座四周敞通的鼓楼;工具南北四条街道,从鼓楼辐射开去。不外这些街道既不宽,也不长,特别是史料供给的“双龙石碑”地点的堡子里北街显得更短;从鼓楼北行仅几十米就顶住了玉皇庙,大街工具双方总共也没几处院子。我心中暗喜,看来,这碑是不难找到的了。

进入堡子里北街,我的第一个收获就是找到了位于北街3号的书院巷小学中的关帝庙戏台,这是刘文峰师长在《山陕贩子和梆子戏》一书中早就先容过的。不外,它从表面上生怕一般人看不出是戏台来,由于沿台口的三面都砌起了墙,乍一看是一处屋子,明显是一处库房。除了这处古戏台外,全部关帝庙原址上已盖起了新的楼舍,已脸孔全非了。我模糊记得书上说过这里是太谷会馆原址,可向四周的老百姓探问,他们都予以否认。有一位中年人必定地说:太谷会馆在原火神庙旁边,现在已被食粮局翻盖占用了。我无意完全弄清太谷会馆的着落,我关注的是双龙石碑。因而我循着门牌一户一户寻访起来。走到北街6号院,正对院门一眼望去,里面有一间堆放各类杂物的敞棚,可定睛一看就发现不是敞棚而是碑亭,各类杂物虽然遮挡了碑身上方,但雕着龙的两块碑头还是露了出来。我一时很兴奋,未禀报仆人就曩昔脱手搬弄杂物,可没挪腾几件,碑题就暴露来了;是《重建关帝庙碑记》,这说明:这6号院和前面的3号院本来是连在一路的。在我判定这两块碑不是我要找的“双龙石碑”后,我才意想到自己适才闯进人家院子后的行动太不规矩了,因而一面向房东道歉,一面向他家探问“双龙石碑”的着落。一位中年妇女看到我找碑的急切样,就指导说:“你去书院巷小学劈面的胡同口看看吧,那边有一处大门院,大门双方墙上各有一块上面雕着龙的碑,那能否是你找的‘双龙石碑’啊”?我闻讯拔脚就走,没走百十步就找到了这处大门院,门侧两墙确有石碑嵌筑在墙体里,可走近一读碑文就让我心凉半截,这是张家口旧书院的碑,一块是《张家口新建抡才书院碑记》,碑阳还找不到刻碑的时候;另一块则明白写着是光绪五年中秋立的《抡才书院重约记》。我仍不死心,走进院内寻访,本来这里是“张家口市成人教育办”办公的地方。工作职员对我这位不速之客很冷淡。他们说:“你别找了,我们这满院子里再没有什么石碑。”我只好失望地退出来,将已发现的石碑和书院巷小学中的戏台照了像,便返回下榻的市党校,一来是天气已晚,二来自己随身未带任何材料,思疑能否是街名、地名有记得不准的地方,应当重新征得的《张家口文史材料》中再查找考证一下。

回到市党校,我火烧眉毛地翻开杨继先师长刚供给的几本书翻查,在《张家口文史材料》第31辑161页,李志强师长文章《茶商万里行》中,我如获珍宝地查到这样一段话:

“昔时乾隆天子还赐给大玉川一块双龙石碑,上刻着这家茶庄在旅俄、旅蒙中的贸易活动盛况,赞美了贩子的功勋,至今这块石碑还保存在堡子里鼓楼北街茶店故址院内。据传“大玉川”的掌柜是祁县人范永斗的后裔,清代官府为了表彰范氏的经营活动,曾赐其黄马褂、御食和牌匾等物,范氏在山西也是享有盛名的商家。”

阅读这段笔墨中,我敢必定作者将范永斗记叙为祁县人是毛病的。谁不晓得范永斗就是被顺治帝御封过的介休县的“皇商”呢?至于范家能否开过“大玉川”茶庄,我手头无材料,只能暗示思疑。不外,我垂青的是李志强师长文章中的“至今”二字。《张家口文史材料》3l辑是1997年才出书的,这个“今”固然就应当是1997年,仅仅过了四年,这碑怎样会找不到呢?我决心第二次再访堡子里。(李志强文章写于70年月末,80年月初——编者注)

二访堡子里北街,我继续挨门逐户寻访,一切房东都众口一词:没见过此碑。至于每处院中本来开过什么字号,主营什么商品?大都住户都说不清楚。观察中有人保举我找8号院中一位八旬老者请教。老头听我说明来意后,先是笑了一笑,然后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你不用忙活了,前两年,已有好几帮人来寻访过此碑,个个都是无功而返。我1958年就搬进这院居住了,这条街上也非常熟悉,从没听说那里有什么‘双龙石碑’?要不此碑让人移走了?或深埋地下了?也许在文管所保存着?他们总该晓得此事吧。”老者的话点拨了我—个重要招数,为什么不去市文管所查询一下呢?因而,我拨通了杨继先主任的电话,一来报告了我察访石碑的情况,探问能否找到原文作者李志强就教:二来想经过他和市博物馆联系一下,没过量久,杨主任回话了,他说:“李志强已退休多年,地址不详,临时联系不上;市博物馆查过县保以上文物挂号薄,没有记录过“双龙石碑”。却是比来,他们从一处修建工地上征集回一块关于“晋义社”的石碑,似乎内容和晋商有关,你无妨曩昔看看。”

既然双龙石碑无踪影了,看看“晋义社”碑也好嘛!我立即赶往市博物馆,公然在其楼檐廊下横放着一块石碑,细读碑文,方知此乃光绪三十一年玄月,宣化府万全县正堂,为张家口“晋义社”发出的一篇“晓谕”。“晋义社”即由晋商捐献组建的,专为埋葬客死张垣的山西贩子的公益性构造。原本自建立后,经营活动很顺遂,但到光绪末年,当地一帮混混出来干涉此事,掠取晋义社的丧葬营业。执事人文学山为此上告万全县衙署,求其主持公道。万全县令因之发出晓谕:庇护“晋义社”的正当活动,不准当地无赖对“晋义社”强索干扰。晋义社固然视此晓谕如珍宝,遂将其刻碑勒石,建立门前。弄清了碑的来历后,我摄照了碑文,本想其碑阴一定还会有捐钱记名等材料;但平放空中的石碑实非少数人可搬弄,也只好作而已!

当我离别张垣踏上归途的时辰,心中仍为未觅得双龙碑而难过,但思及此行有大量笔墨材料的收获,又实地考查了“大境门”、“堡子里”,也应当满足了。固然此行也给我留下两个有待进一步搞清楚的题目:一个是“大玉川”究竟是谁家开设的茶庄?二是皇商范永斗能否参予过“茶叶之路”的开辟?

回到晋中后,我对这两个题目作了进一步的考核,根基上找到了答案:

一、据新编《祁县志》确认,“大玉川”乃是头号旅蒙商“大盛魁”的茶庄。大盛魁是由晋中太谷人王相卿和祁县人张杰、史大学结合开办的企业,它既是印票庄,又是通事行,几近把持了内、外蒙古的贸易。大盛魁多业经营、有票号庄,也有茶庄。“大玉川”别名“三玉川”,是它茶叶营业中的俊。“大玉川”不但在张家口和归绥都有分号,在祁县城里还设有老号,地址就在城内财神庙街。

二、范家是最早到张家口经商的晋商富家。据笔者比来从其故乡——介休市张兰镇张原村发现的《范氏家谱》之《范氏七门创业根源实录备考》的记录:范家最早经商的地址也不在张家口,而在独石口;是传至范永斗时,才把独石口的买卖收束,到张家口建立“永兴记货房”一座,今后范家被封为皇商,发了起来,也处置多种经营,但其主营项目不外是“京、津、潞、泽、运城盐务,苏州铜务,东、西两口遍地寺库放帐买卖”,未见有茶叶的记录。别的范家衰落较早,乾隆四十六年就因日本贩铜亏累被皇家抄没产业。而此前,范家的首要精神集合在为清廷征讨张罗军粮,为国库铸币筹办铜斤上,不管是新发现的家谱,还是日本和中国学者研讨范家的文章,均未提到过范家经营茶叶的情况,所以李志强师长怕又是误记了!

但我至今对“双龙石碑”的存世仍不死心,由于它是晋商艰辛斥地国际茶路的历史见证,也应当被视作张家口市重要的贸易历史文物。我希望张家口的文物工作者能继续寻查此碑,直到有一个正确的结论。固然,我照旧瞻仰着喜讯,希望这块“双龙石碑”能重见天日!(赵荣达)

注:本文图文来历于收集,如加害您权益,请实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候做出处置。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张家口记忆编辑部很侥幸和您分享这篇文章!不落地,不创意,假如您有好的素材案例,也接待下方留言分享!投稿邮箱:2270190043@qq.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