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太平猴魁
  • 碧螺春
  • 西湖龙井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过客怎留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这类花,不但能死去活来,人吃了还能开胃

0 / 4907
过客怎留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情怀温度

感情,思惟,

角度,视野

立秋前几日我拔掉了屋顶疯长的马齿苋。

实在,我已经有过一块像样的一亩三分地。但被房地产商拿走了。我现在的地盘就是在屋顶放了很多捡来的木箱,木箱是四周家具厂抛弃的烧毁材料,也有买来的长条绿色花盆。

我费劲巴力地从离家不远的林子里,挖来黄土背上房顶。再找来一些发酵过的牛粪,与其搅拌,种上花。最初的胡想就是打造一个百花盛开、清风渐渐的楼顶花园。

我买来高贵的白蔷薇,设想着它们能爬满水泥墙,一簇簇的白影浪漫而温馨地缭绕在墙壁上。还买来了紫菊、刺梅、月季、非洲菊各类草本花,还有葡萄。但是它们只明媚了春夏秋三个季节。冬季到姑且一切的花都凋谢了,来年活下的已甚少。

像白蔷薇底子不顺应北方严寒的季节,侥幸存活三季后,冬季就冻死了。葡萄长得庞大,到了冬季全部枝条都要取下来埋葬,小小的盆子底子躺不下它们的“盘龙卧虎”之躯。

因而连着两年,我乐此不彼地在春季奔赴明珠花卉市场。买来各类花籽、各类草木,继续栽种我的空中花园。终究,我疲惫不胜,失望至极。年年买,年年死。花费很多银子不说,它们底子就不顺应我楼顶的炽烈,和不接地气的土壤。

师长一度得了恐惧症。一听我往明珠花卉跑,就惊奇地拉开了嗓门喊:“你又—要—去—买—花—呀!”

我改变了浪漫的思维,放弃了分歧时宜的胡想。

既然朵朵花儿不能安我春心、合我好心;不在我的屋顶哗然怒放,不为我的花园婀娜生姿。那就来点实在的吧!——种菜。还能吃上没有化肥农药的纯自然蔬菜,还能收获故乡的风光、安慰浓郁的乡土情结。我起头大力向往我的地步之梦,打造农家菜篮子的丰厚之景!

来年春上,我去米泉买来了茄子苗、辣子苗、黄瓜苗、西红柿苗、芹菜苗。还买了油白菜子、菠菜子、韭菜子。在大巨细小的木箱里、盆里,撒上菜子,栽上各类苗子。

没有想到的是,我的丰富美景图里,承载了太多的贪心和分歧现实的需求。

一个盆里我撒一把菜子,发芽后就是密密层层的小幼苗,由于太浓密底子长不大。要栽种各类菜苗地盘有限,为了节省位置,每个盆里栽两三样。没有田埂,没有应有的长大空间。开初菜宝宝们尽力发展,茄子开花了、西红柿开花了、黄瓜开花了、辣子开花了。但是花谢后结出的果实面黄肌瘦、羸弱不胜。一个个都是发育缓慢、营养不良的畸形婴儿。

种了三年的“地”。从花园胡想到菜篮子工程,都逐一失利了,我大梦初醒。

第四年,我不再决心强求。也有了一些经历,不再种华而不实的花卉、五花八门的蔬菜。随意地在盆里撒了耐活的千牛花籽、地雷花籽。栽种了耐寒耐晒的、冬季不用治理的爬山虎。稀疏地撒了油白菜子、韭菜子,栽了芹菜苗。韭菜是更生的,当春乃发生,来年根自己就发芽了,属于与日俱增的投资。芹菜是再生的,割了长、长了割,春季投资一次便可以了。小白菜是拔着吃的,等到拔完了,想吃还可以播种。

采纳了随意的态度,也由于时候的关系,小白菜拔完后就没有再播种。所以就有两块“地盘”荒凉了。

荒凉的地盘里长出了牵牛花、苋菜,还有知名野草来。它们纷纷攘攘地占据了地盘。我拿着管子浇水时继续给它们放射,让它们无所忌惮地疯长。我发现当我不太打理、疏松弛怠地看待屋顶的地盘时,它们居然清闲安闲、自得其乐。兀自长出一些零星心爱的花卉来。

牵牛花的盆里长出一种广大叶茎的动物,不知其名。它的花很出格,毛茸茸的。上面紫色的小点点就是花蕾,细小得如针尖,凝聚成一根笔挺的紫色毛刷,又像个鸡毛掸子。擎举着,极庞大又精彩。我实在是没见过这么小、这么另类的花朵,赞叹欷歔极了。

在地雷花的盆子里,长出一株花棵,结着黑籽的小黄花。花棵还蛮大的,身架子可以和地雷花的高峻枝干媲美。它鹅黄色的花朵和玫红色的地雷花朵交相照映、睥睨生姿。像极了两个相爱的朋友。只是它们的恋爱,是它们自己牵手觅得的。

地雷花的种子也是像这黄花,是在盆里自然长出的。然后我收获了它的种子。我总是很惊奇它们都来自那里?是土壤自带的,还是风吹来的?在这些一株株的小野花、小野草里,还有薄荷、车前草、榆树苗......它们都悄无声息地发展着、开放着。

有一种动物吸引了我的眼球。它强大、疯狂、猖狂,无所忌惮地,出现在一切的花卉盆里。它就是马齿苋。

马齿苋是草、又是菜、又是药。有“五行草”之称。望文生义,它长得也不秀气美丽,外形像马的牙齿。而我们小的时辰最浅显的叫法是“胖婆娘”。由于它杆子细弱、叶片丰富、翠绿丰腴。看上去就像个五大三粗的农家婆娘。家里面有自留地时,满埂子爬得处处都是。那时辰也不把它当菜当药,只当草用来喂猪喂羊。

耕地逐步地萎缩,化肥农药种植的蔬菜众多成灾。人们起头渴望纯自然的环保有机食品,很多野菜就被当做宝贝挖掘了出来。马齿苋在官方又称“长寿菜”“长寿菜”。它较低热量,杀菌消炎,防治心脏病、利水消肿、下降血压,有极高的药用代价。入心、肝、脾、大肠经,对拉肚子腹泻有很好的疗效。而且增强食欲,胃口欠好者食之,绝对味蕾苏醒、饭量剧增。

这马齿苋开初是在榆树的盆里长着的。在一次早晨菜荒时,情急之下就掐了它的嫩叶,焯了水凉拌吃。味道清新可口,那一天的胃口都极好,不时地有饥饿感。

从邻人家掐来一些粉红色的太阳花,要栽植,就随手拔掉了榆树边上的马齿苋。但是没过量久,太阳花活了,马齿苋也从土壤里死去活来了。搀杂在花丛里,茂盛的体态可以混淆太阳花的样子。

这时,我发现,荒凉的地里、芹菜的盆里、韭菜的盆里、龙骨的盆里、大巨细小的动物盆里,都有马齿苋葳蕤的身影。它们似乎有沾染的性能。一块地接着一块地发芽衍生。你拔它一根,一夜之间它就会长出十根、百根来。明显是连根拔掉的,可在土壤里又冒出星星点点的小芽苗来。

它们极好活,顺应才能、保存才能、亲和才能极强。不管哪类动物它们都能贴上脸去,笑呵呵地与之共存、发展。我想,这马齿苋如果人的话,那定是不成小觑的。它定可以如鱼得水、蛟龙入海,在钩心斗角、险象丛生的人间江湖鲜明游弋。

这马齿苋还不计较保存情况。不挑肥捡瘦。不管平展洼地、还是土堆山坡、犄角旮旯,愉快地长、愉悦地生。不分高贵卑下,不攀爬、不凭借、我行我素地活。即即是在“芸芸众生”里,也能安然借助一快余暇的土壤,与邻齐呼吸共命运。它可以让一块荒凉之地碧绿茂盛起来;也可以如虎添翼、朝气勃勃。

道德经说:“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马齿苋像一切动物里的圣人,正而不僵硬,刚强而不害人,坦直而不猖獗,亮光而不炫耀。正因如此它才能大面积地长,长期间地存在,连绵不停、生生不息。

在长山子郊外的一个垂钓园里,我看见大片大片的“胖婆娘”摊晒在地上。我猎奇的问边上干活的大姐:“拔这么多胖婆娘干什么呢?是鸡犬不留吗?”大姐自豪地说:“这是马齿苋,晒干了,冬季泡水喝,治疗三高的。你去百度上查查。”

因而我也拔掉了我屋顶上的马齿苋,晾着晒干,冬季泡水喝。

至此——我不能轻视我屋顶的马齿苋了。我摒弃了之前嫌恶它们的想法。它们不管从一个动物的发展方式,还是一个圣人无私奉献不求回报的品格,以及所具有的适用代价,都是我所敬佩和歌颂的!是众人标榜立世的好楷模。

我甚至窃喜,风神啥时辰把这么好的种子吹到我的屋顶?给了我生命的美好、自然、纯真!

我希望来年春季,它们继续并吞在人间的田野里,并吞在我的屋顶上。

作者 雨打芭蕉,本名张玫,七十年月生于新疆。新疆乌鲁木齐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颁发于《天山》《绿洲》《法治人生》《大洼文学》《散文墨客》《重庆晚报》《伊犁晚报》《长江诗歌》等杂志报刊。加入第七届中国西部散文家论坛会议。作品选入第六届中国西部散文论坛暨。现居住乌鲁木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