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太平猴魁
  • 碧螺春
  • 西湖龙井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书吾小路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外乡作家段蓉萍《回望乾德》翻开米东区尘封记忆

0 / 8521
书吾小路 发表于 2021-5-2 20: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克纳说:我的像邮票那样巨细的故乡,是值得好好描写的,而且,即使写一辈子,我也写不尽那边的人和事。新疆外乡作家段蓉萍喜好用这句名言对照自己的写作之路。在她笔下,从未停止过对她的故乡――米东的誊写。

克日,段蓉萍新书《回望乾德》由新疆生产扶植兵团出书社出书。这是继她的散文集《古牧地纪事》后,再度以米东为主体的又一部散文集。

“我的故乡在舆图上看起来,像是一片树叶,虽只是一小片叶子,但这辈子,我只要写好这里,足矣。”她说。

新疆网报道 □文/记者蔡俊

图/段蓉萍供给

□人物简介

段蓉萍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小说曾颁发于《腐败》《红豆》《西部》《青海湖》等文学期

刊;迄今已出书散文集《古牧地纪事》《心河》《心海》。

段蓉萍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小说曾颁发于《腐败》《红豆》《西部》《青海湖》等文学期刊;迄今已出书散文集《古牧地纪事》《心河》《心海》。

米东的前身是乾德

之所以将书名取为《回望乾德》,段蓉萍在第一章里就做了交接。米东区老一辈人都晓得,米东最老的称号,是乾德。早在1921年8月,那时的民国政府在这里设备了乾德县佐(县佐相当于副县长)。

如此,读者就很大白,段蓉萍在本书中的写作,落笔处不再是当下的“米东”,而是近百年前的“乾德”。

为什么会对米东的历史如此感爱好?除了生于这里,擅长这里之外,亦缘于段蓉萍平常的写作和念书习惯。她喜好地方史,凡是发现和米东区有关的地方史材料,她都从不放过。

她在《米东文史》中看到“乾德最早的拓荒者――周涛。”只这短短一句,立即勾起她的猎奇心,而幼时,对曾捡拾到印有“乾德”字样铜钱的回忆,也敏捷回放。就此,关于米东的前身――古旧的乾德,在上个世纪初,是怎样的生活场景;老辈人是若何在这片蛮荒之地拓荒垦田,安身立命;战乱时,各族群众是若何抱团取暖,度过难关,这些成心机的话题,都让她不能自休。

地方史上的一句话,对于很多人来说,像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水,转眼即逝。故意的人,自会从这滴水中,找到最值得观察的部分,放大且追随它的代价。

段蓉萍就是这个故意人。书中,很多人物,都是她从地方史中按照只言片语挖掘而出的。除了“乾德屯垦第一人――周涛”外,马福兴、成济安等,这些史料中一笔带过的人物,都在段蓉萍的挖掘下,栩栩如生起来。

“比如周涛,在清末时被放逐到边陲,他是河北大城县人,晚年在私塾念书,因与族人胶葛而误杀其叔,被放逐到乾德。他是受过乡绅文化教育的,这和乾德那时的情况相反,那时新疆还很荒凉,有常识的人,有拓荒耕作先辈经历的人,都很少。”段蓉萍说,周涛这样的乡绅被放逐到这里,给原本处于坦荡平原地带的乾德,也就是现在的米东区,带来的最大益处,就是丰富的开荒经历。

书中,多个篇章,都是有关拓荒耕田的老乾德人的故事。比如《从皇渠到黄田》《打不垮的保长》《乾德屯垦第一人》《杨庄主与羊毛工》等,这些篇章里,将旧时乡绅带到新疆的本地乡土文化影响,描写得相当风趣,使人回味。

“实在乡绅大大都是善良的,他们用他们的聪明,率领各族耕户、农工兴修水利,开开荒田,让乾德这方地盘,成了那时迪化的粮仓,而且这类传同一向延续到现在,他们对迪化演酿成富庶的乌鲁木齐,起了积极感化。”段蓉萍说。

把往事留下来

之所以写这本书,除了出书社约稿是一个缘由外,最首要的缘由,是看过段蓉萍《古牧地纪事》散文集的老人们,见到段蓉萍就拉着她的手说,“哎呀,丫头,你把米东这个地方的宿世今生都写一下吧,再不写,我们如果走了,这里的故事,就都带到地下去了。”

段蓉萍就此下了决心。

这本书的采访进程极为不易。段蓉萍说,受访的人中,最大的95岁,最小的也都在80岁以上,而且,很多老人历经各类战乱及骚乱,对接管采访自己有排挤心理。

“后来,有一个老人给其他老人做工作时说,老人家,你再不把你肚子里那点老故事说出来,今后,就没人晓得了。”段蓉萍说。正是这句话,感动了几位老人,让他们终极开启尘封的记忆。

但也有更刚强的老人,“我隔三岔五地去老人家里坐坐,从不白手,提着茶叶、糖、牛奶、水果,跟老人拉家常,光《乾德街上的铺子》这篇文章,我就登门采访了四次,心诚则灵,那位老人终极撤销了挂念,接管了采访。”段蓉萍说。

书中的每一篇文章,从最初立意,到采访写作成稿,大约要用两至三个月的时候。不但需要查阅各类材料,还要在米东区当地采访,偶然还要去昌吉、玛纳斯、阜康、奇台等地,甚至打电话至老人们的故乡,如河北、山东等各县史志办、文史办,做更详实的梳理。

“虽然累,但出格成心机。这类写作战争常风花雪月那种写做美满是两回事,我纷歧定写很多好,但与我之前的写作相比,更具有历史沉淀,以及文史性、故事性、地域文化的传承性,将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自然之间的点滴关系,显现出来。”段蓉萍说。

村落情怀难放弃

在半年的时候里,除了公务之外的专业时候,段蓉萍全数身心都投入到采访写作中,没有休息过一个周末。“在与本地史志办或文史办的打仗进程傍边,明显感遭到,本地对于当地怀孕份著名望的人物历史材料,庇护意知趣当强,都是拨出专项资金停止庇护。”她由衷赞叹。

在写作中,除了挖掘旧乡绅文化在乾德一地生根发芽这一历史现象之外,段蓉萍还将大量笔触,放置于官方传统文化在米东区的肇端和传承上:“比如社火、青苗会、乡宴,从最起头引入乾德,一向到现在,这些活动在米东照旧很是热烈,这类延续百年的风俗活动,最受接待。”

另一方面,段蓉萍的写作,几近是下认识地深入到对村落自然情况的深深怀念当中。

“我爷爷那一辈,米东区的自然情况出格好,我还记得,小时辰,我们村里水多,泉多,小时喝水,间接就着地下的泉水、渠水喝,而且绝不会拉肚子。野活泼物也出格多。”她说,对自然的畏敬,在当地老一辈人傍边,是一种发自心底、纯乎自然的下认识反应。

“人和动物的豪情也很天真质朴,比如,野猪进他人家的院子里,人们不会打死它,只用敲盆、放鞭炮的方式,把它吓跑。”段蓉萍说。

在《奔驰的骨头》一文中,段蓉萍将这类人与自然最朴实原始的和睦友谊,细致显现。

对照当下人与自然严重的生态关系,段蓉萍说,偶然真是使人瞠目:“比

如,看到田里的麻雀今后,有人用粘网大面积去粘,这简直是赶尽扑灭。”

段蓉萍说,自己在写作这本书时,偶然会不由自立地流泪:“村落文化的断裂,致使的间接结果是,让民气灵沉寂的情况没有了。写这本书,实在,是我对行将落空的浑厚和恬静,那种悲观、积极、通透的人性,最虔敬的一种纪念吧。”

段蓉萍新书《回望乾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