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太平猴魁
  • 碧螺春
  • 西湖龙井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资阳铁观音团购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Xx2017大步向前

    Xx2017大步向前

  • 时光正好864

    时光正好864

  • 救救口吃谛

    救救口吃谛

  • 123475053

    123475053

  • 小正确蒙

    小正确蒙

  • 帅鸽路美

    帅鸽路美

  • 终遇你

    终遇你

  • 湖北铁观音资讯

    湖北铁观音资讯

  • 阿坝铁观音茶行

    阿坝铁观音茶行

  • 殇之褂

    殇之褂

  • 随心莫悔莫e

    随心莫悔莫e

  • 糖薇儿的小窝

    糖薇儿的小窝

  • 邵阳铁观音团购

    邵阳铁观音团购

  • 私私私欲欲e

    私私私欲欲e

七一文学| 走遍西藏 ②我的那曲 |西藏老王专栏

0 / 7344
资阳铁观音团购 发表于 2021-5-1 03: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年的时辰,习惯把藏北的重镇那曲,称为“黑河”。屡次到那高原之地走动,逐步晓得这原本不是普通之地。唐古拉山的地界,一片高地,历史悠久而深厚。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生在世羌塘卓克帕人,也就是北方牧人的意义。

羌塘的女人别具风姿,着装与拉萨、日喀则分歧,讲求色彩对照激烈、艳丽,即使在草原深处的牧场,也经常会面到那些面庞白净、打扮时髦的女子。她们有便宜的自然的“面膜”,用红糖大概奶渣的汁加点酥油熬制,涂抹在脸上,能抵抗高原的紫外线和严寒,也滋润了皮肤。

我读那曲作家加央西热著《西藏最初的驮队》一书,粗粗领会些那曲驮盐人的故事,因盐茶而悲欢离合,在藏民族的历史里,具有赤色浪漫。

昔时在交通公路部合作作,奔走于川青两条线上。最早去那曲,翻过唐古拉山,到了个叫五道梁的地方,结识了老余,余吉保。老余,应当是羌塘卓克帕人,大如果由于他在西藏公学(后来的西藏民族学院,座落在陕西咸阳)读过书,顺势就有了汉名。

老余魁梧,一副羌塘牧人的勇武气概。那天飘着小雪,老余戴着一顶很夸张的狐狸皮帽子,从浓密的狐毛里,暴露这汉子锐气活泼的浓眉大眼。从脑壳后边看,狐狸皮全须全尾,尾巴很调皮地皮在后帽檐上,在风雪中不时摆动着。

老余是五道梁养护段的段长,也是书记。到他的家中取暖,喝青稞茶。一架用汽油桶打造的火炉,长长的烟道,牛粪火正旺。我们脱去了厚重的老羊皮大衣,围坐在火炉旁。老余出格吩咐家人,煮肉,打茶。酥油茶的浓郁气味,挤满了土坯房。

老余终年苦守五道梁养护段,与风雪为伍,养路为家,不愧为自治区和全国劳动榜样。固然,战天斗地,与路为家的养路人中,豪杰辈出。唐古拉山上的“全国第一道班”班长巴恰,更加人们的熟悉。

巴恰个子不高,透着朴实和精明能干。有一年,唐古拉山一线连日暴雪。在那风雪的飘飘洒洒中,夜已深渊般到临。我斜躺在巴恰那间小土屋的藏床上,冷静地看着巴恰认真地在牛粪炉子上烤鞋垫。小屋的那扇小窗,早已用多少层报纸糊住,仍然会发出嘶嘶的啼声,唐古拉的风,恍如一只利爪,试图扯开小窗。

煤油灯忽闪着,巴恰说,你一定饿了。我说,有点。巴恰很奥秘地笑笑,从怀中取出一个军队专属的午饭肉罐头。我问,哪来的?白天,为救济因雪堵在山上的司旅人等,我们倾其一切,把唯一的糌粑都送给了他们。我和局长从山下带上来大块的煮熟的肉,也分给了妇女和孩子。巴恰说,这是一个连长玛米(甲士连长)给的。他用腰上挂着的藏刀,翻开了罐头,把肉切成细条,放在一小铁盘里。我取了一条放在口中,冰冷中透出浓浓的肉香。

今后,我换了工作岗位,分开了交通系统。又过了几年,我再次来到唐古拉109道班。一座划一的高高水泥围墙,把道班包了起来。几排标致的水泥砖房,排队般排成行。工区院内停放着崭新的推土机、挖掘机。工人们去工地,乘坐一辆中巴车。巴恰的后代们,继续着父辈的奇迹。我和他们聊了好久,不时地回味起晚年的风雪之夜。

羌塘卓克帕人是何时起头生活在北部广宽草原的,并没有具体可参考的年份。一个陈腐的民族,在天下的高地之上,自有丰富多彩的故事。

上世纪八十年月初,我出差滞留在青藏公线路的五道梁运输站。那是一个极尽严寒的夜晚,裹着两床棉被和一件老羊皮大衣,和衣而卧。半夜时分,房中的柴炉只剩下冷灰。暗黑中,划着一根火柴,半壁墙上结着厚厚一层冰。窗外,风卷大雪,一阵阵咆哮。正是: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一场雪后,搭车前往安多。青藏铁路从唐古拉山下行,沿海拔4594米的措那湖旁侧身而过。在这里,冬季的萧瑟袒护了田野的本质。这里原本是格桑花的海,花的田野。在湖畔的陡峭草丛中,黄色的鼠曲草、藏玄参、驴蹄草,紫色的肉果草、幅冠党参花、马先蒿、藏布红景天,粉色的报春,蓝白龙胆花,尤以长久的夏日雨后,各色野花力图上游地绽放。

在冬季里,即是又一番风景了。风雪相伴,追逐风雪。大凡在西藏久居的人,城市对冬季的枯燥尤感不适,因而,一个飘雪的日子会使枯寂的冬季兴奋异常,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有了真正意义的雪域的神韵。

此时,驱车行驶在羌塘草原,天气皆暗,天涯涌起的乌云如黑浪浊天,瞬间间,大雪遮天蔽日而至。初时,还能看到高空中大片的亮光,尔后便沉在细精密密的茫茫雪海当中,如一叶小舟飘飘飖摇,有些孤独无助。在雪海中,模糊能识别出田野上的帐篷,它们总是在帐顶高挂着一串串色彩艳丽的经幡,以昭示雪野中仍然有着顽强的藏北人。

从不害怕风雪的牦牛,牢牢地相互依靠在一路,用一种庄重的冷酷傲视风雪。偶然,在风雪中也有相遇,远方的朝圣者,乘坐敞篷的大卡车,迎风冒雪,无穷悲观地喝彩着,挥舞着各色的围巾,留下他日重逢的美好祝愿,又消失在风雪中。高山谷底间的洼地,山岭相连的垭口,此时的风雪更猛,成片的大团的雪,拥堵、翻滚、碰撞,将沟洼低处敏捷填平,风又将高山雪掀起,澎湃地向积雪的山顶冲击。在这类冲撞的频频中,能听到可怕的咔咔声。随后,遮天蔽日的巨响,雪崩为冬季的大雪奏响了最绚丽的乐章。

在这千里雪海的孤独行进中,需要非凡的勇气穿越羌塘。可以一览大原雪景之盛,一览念青唐古拉亘古的宏伟、康巴多钦山广大的气势。而这一路风雪中,最使人难忘藏北无数的湖泊:纳木错湖水接天,碧浪翻滚;而色林湖仍不失美丽文雅的少女体态,沉默地接管着风雪的打扮。大风将残云吹散,顿时便会阳光普照,满目大雪泛着刺眼的白光,而天空现出情谊无穷的宝石蓝色。在深厚的蓝色中,有大鹰展翅,落拓地在空中滑行。成群牦牛分开围栏,走向银链般的小河,牛蹄踏碎了河岸的冰渣,发出了使民气悸的咔咔声响。这声响预示着雪原将再次苏醒。

我们在尼玛呆了三天,首要考查山羊绒产业。那时,从班戈于路前往尼玛,途经班戈措(湖)硼砂厂。一派荒凉滩地,仍可见车辙印迹。上世纪六十年月,父亲曾在此抢运硼砂。西藏,有我们两代人的挂念。父亲归天了,我退休了,儿子在藏苦守,仍纠缠着各种念想,仍然是两代人的挂念。

又是一年风雪季,顶着一场飘飘洒洒的大雪,前往嘉黎县。我们到达5100多米的西络拉时,雪似乎小了些,便继续前行。恰查是个小村子,一座大山绵亘。记不清这大山的名字了,海拔是5600多米。雪越来越大,前方的门路隐藏在雪下。无法之下,只能有一人在前边探路,指导车子徐徐行进。在雪中带路,深一脚,浅一脚。大约花了一个钟头,走走停停,挪了五千米。在徐徐地移动中,捱过了垭口。山的这一侧,雪渐渐地小了。前方的风景起头亮了起来,阳光普照下,万物恍如苏醒。如纱般的薄雾在移动,很快消失在严寒但干净的空气中。

我最初一次去那曲,大摡是2014年,那年我年满60岁。那时,正值炎天。炎天是雪域的华章。当一缕缕细柔的晨雾静静散去时,红日从草原的深处滔滔而至,瞬间勾起牛羊嘶鸣,猎犬欢跳。天涯的白云不竭地借助晓风,幻化奇妙的图画。尔后在阳光的激烈催化下,酿成万万白云遍及的蓝色天空,远处的雪峰仍然雪白。这时,可以听到早牧的汉子一展高亢的歌喉,这发自心里的呐喊,促动着野性牦牛在露珠消残的草摊上奋蹄奔驰。

夏日的草原此时布满了无穷广大的崇高,这是我的那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