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茗商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650|回复: 0

寻访慰安妇:20万军妓辛酸血泪

[复制链接]

7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4-20 04: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脱裤推荐#



  今晚分享一位记者寻访慰安妇的文章。
  有些事情很荒谬,明明本质一样,但数量多了,就好像值得尊敬了。杀一个人是杀人犯,杀成千上万的人却成了英雄;强奸一个女人是强奸犯,强奸三千个女人却被尊称为“天子”。
  我们反对的,不应是某个国家、某个民族,而是他们背后那种灭绝人性的思想。




原名《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有删改
作者:陈庆港


  又是花开的季节。
  此时,山路两边的草丛里、峭崖上,开满了花。我已遥望不见60多年前的那个花季里,侯二毛粗黑的辫子上插的是哪种花。如今我只知道:就在那个花开的季节里,十三岁的侯二毛、辫子上插着花的侯二毛,从这条山路上、从这条两旁开满了山花的山路上,和许多少女一起,被日本兵押进了兵营。
  在日军据点里,十三岁的侯二毛每天都要遭受无数的折磨和侮辱。四个月后,侯二毛已被糟蹋得如一朵枯焉的花。
  父亲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还借了债,把快咽气的女儿从日本兵的手里赎了回来。这时,侯二毛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日本兵的孩子。
  为了打下女儿肚里的孩子,家人用木杠在她肚子上擀,赶驴拽着她在山路上颠……他们想尽了所有办法,可孩子就是没有下来。侯二毛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母亲不想看着女儿被折磨死,就找来了村里的乡亲。她问:能不能等孩子生下后再做处置?乡亲们说:无论如何不可让这孽种得见天日!
  后来,请来了一位老医生。老医生把一剂烈药灌进了侯二毛的肚里。据说,孩子在侯二毛的肚子里挣扎了两天两夜,侯二毛在炕上也挣扎了两天两夜。第三天,侯二毛肚子里的孩子不再挣扎了,侯二毛也不再挣扎了。孩子终于死在了侯二毛的肚子里,侯二毛也终于死在了被她擂塌的土炕上。
  村里人又请了铁匠。铁匠用一天的时间,打了三根铁钉。三根七寸长的铁钉。三根七寸长的铁钉被一根一根钉进了侯二毛的肚里。人们一边钉着,一边咒着:不许小鬼子的孽种出来祸害人,小鬼子永世不得再生!


YWMbpkOQoftqqwZK.jpg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想找到侯二毛的坟,村里也还有她的亲人。他们带着我,寻遍了村边的沟沟壑壑。60多年过去了,谁都已经说不清究竟哪一撮土里埋葬着侯二毛十三岁的冤魂。
  当年关押侯二毛的窑洞还在。一把锈迹斑斑的锁,锁着洞门,也锁着那段黑暗的历史,锁着那段黑暗历史里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已为人知的恐惧。院子里长满了荒草,也储满了阳光。
  那些施暴的日本兵,那些还活着的当年施暴的日本兵,如今他们也该都是满头白发的老人,也该都是有了自己的儿孙,在他们的生命同样行将走向终点的今天,在他们每每和儿孙尽享天伦的时分,我不知他们是否还会偶尔想起这个小院子,想起院子里这棵结满了枣的树,还有那个十三岁的中国女孩?
  日本著名词典《广辞苑》对“慰安妇”一词解释说:“随军到战地部队,安慰过官兵的女人”。
  那是怎样的一种“安慰”?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女人”?
  就在侯二毛的身体被钉入铁钉的那个秋天,在与她相隔数千里之外的南中国,另一位名叫杨阿布的姑娘也正经历着与她相同的苦难。
  在遭受日本兵的多次凌辱后,杨阿布怀孕了。怀着身孕的杨阿布东逃西躲,最后不得不藏进深山。在原始的山林里,杨阿布把孩子生了出来。为了逃避日军的再次凌辱,杨阿布继续在深山里野人般偷偷的活着。
  杨阿布是当地最漂亮的姑娘。日本兵找不到她,就对甲长说:如果不把她送到据点来,就杀掉村里的所有人。为了保住全村人的性命,甲长只好带着村里人到山里将杨阿布找了回来。全村人哭着把她交给了日本兵……
  但她活了下来。
  活了下来,不知这是她的幸运,还是她更大的不幸。从此,一场噩梦开始凶残地吞噬着她的漫漫余生。
  60多年后的一个夏日,在一场无边无际的风雨中,在离埋葬侯二毛的那片黄土数千里之外的一个偏僻村庄,我见到了杨阿布。她就活在那个处处留着她痛苦记忆的阴湿小村里,活在那间昏暗的壁上挂着发霉的雨迹的小屋里,活在小屋里的那张铺着椰树叶同时也铺满了屈辱的老床上,活在60多年前的某一天里……
  已经瘫痪在床的杨阿布,手中握着一把刀。刀很锋利,但她仍在不停地磨着。吃饭的时候,她握着这把刀。睡着的时候,她握着这把刀。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握着刀,谁也不能拿开。她说她夜夜都梦到日本兵来抓她,没有刀,她怕!


I8k2ROKk4OOlkWKA.jpg



  日军在亚洲最早设立的慰安所可以追溯到1931年,日本海军在上海指定“大一沙龙”等4家日本娱乐场所为“慰安所”。此后,日军诱骗大量朝鲜妇女到中国(满州)充当性奴隶。
  1932年1月,日本海军陆战队指定虹口的一些日本妓院作为海军慰安所;同年3月,日本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冈村宁次要求长崎县知事征集妓女组织慰安妇团,到上海设立慰安所;至1932年12月,在上海的日军海军慰安所已达17家。
  1937年,日本侵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在军队中有计划的配备性奴隶。同年冬,侵华日军的许多部队掳掠中国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同时日本华中派遣军也决定建立慰安所,要求日本关西妓业协同征集慰安妇。
  1938年春,一批日侨经营的慰安所在上海江湾镇出现,同期日军在南京、扬州、杭州、厦门、九江、芜湖、武汉、张家口等地设立大量慰安所;4月16日,日军驻南京各部与领事馆举行联席会议,专门研究慰安所问题;5月28日,日陆军省的教育总监颁布《战时服务提要》,要求“军队慰安所的卫生设施必须完备”;7月中旬,日军在汉口开设 30家慰安所,慰安妇达 300人左右;12月,日军开始在台中强征妇女去华南充当慰安妇……
  经过多年的经营,日军在中国各占领地都设立了慰安所。
  据有关专家调查,当年仅上海一地的日军慰安所就达83个,海南岛62个,南京、武汉的慰安所也分别有60多个。日军在中国占领地的慰安所数量以千、万计。随着日军在东南亚侵略战争的进行,日军在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也建立了大量军队慰安所。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目前要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量已很难。但是,尽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员仍依据现有的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在亚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领区和本土,慰安妇的总数在40万人以上,至少有20万中国妇女先后被迫成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慰安所遍及中国20多个省。中国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G818H0mEPcGZSTCc.jpg



  “他们(日本政府)什么时候能向我赔罪?我能等到那一天吗?” 
  在讲述自己的苦难后,在用干枯的双手擦拭完眼角的泪水后,几乎所有的老人都会拉着我的手这样问。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她们。我也无法知道她们能否等到那一天。但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一天。
  在我写这短文时,又来电话说有一位老人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拿着话筒好长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又是彼岸花开时。生命,有彼岸吗?


责编:杨流枫




今晚推荐我婊弟~

微信搜「飞碟一分钟」加关注
点「阅读原文」看他往期视频

QQ|关于我们|友情链接|手机版|小黑屋|天茗商城  |广告自助中心

GMT+8, 2018-5-23 23:05 , Processed in 1.547189 second(s), 15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